当前位置:首页>>90后屈云举:我骄傲,我是消防员
90后屈云举:我骄傲,我是消防员
发表日期:2017/2/7 15:16:43 来源: 白银周刊  阅读次数:780

消防员,曲云举.jpg

在灾难面前,我们茫然无助了,面对灾难,我们恐慌,我们保全、我们逃避、我们措手不及,但是,每当灾难来临,都会有那么一群人,面对灾难毫不退缩,勇于面对灾难,救助我们所有于水深火热之中,唤起我们对生存的坚定信念,他们就是一份伟大的职业——消防员!

其实,我们大部分人没有过多对消防员这个职业有过深入了解。而对消防官兵来说,每天都可能与死神擦肩而过,他们刻苦的训练和心无杂念的急救都是拿生命来做赌注。

我国大约有13万的消防兵,除了在火场出生入死,还要帮民众解决一些日常的难题。和平年代,消防员比起其他兵种面临更多危险,在灾难中受伤甚至牺牲屡见不鲜。在很多人心中,消防员英勇无畏,其实他们也有喜怒哀乐,也会恐惧,内心所承受的,也许远比我们想象的多。

你不知道的消防员

白银市消防支队产业园中队战士屈云举便是这13万消防兵中的一员。当兵4年,回忆起最初为何要选择消防这一行业,屈云举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当初高考没考好,觉得男人就应该历练历练,就当兵了”。

21岁的陇南文县的小伙屈云举是2013年第一批实行9月份入伍的兵。在部队里时,他总是脸上带着憨憨的笑。作战时,几秒钟,他就能攀着两三厘米粗的细黑绳从3楼的宿舍层到了地面,轻盈得像是小说中飞檐走壁的侠客。

作为消防战士,出入火场、抢险救灾、似乎来不及感觉恐惧,也似乎什么都不怕,但他知道“战友肯定会保护我。”

那是水川的一个仓库着火,当时情况比较复杂,仓库里有村民刚摘完还没有来得及卖的成箱的苹果,还有村民平时居住用的棉被、毯子、很多易燃物。仓库一间套着一间,不仅要救火,还要抢救财产,还要注意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坍塌下来的横梁。

“战友们一直跟在我后面给衣服上浇水,他们怕时间长了衣服着了。”无数次的冲进去,无数次的回来,烟很大,眼睛会模糊流眼泪,会咳嗽不止。

“每一次的抢险救灾都伴随着生命危险。”屈云举告诉记者,虽然这个行业很辛苦很危险,但是他早已经习惯了当兵的生活,他衷热爱这个工作。“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觉得做消防员有意义,比如把被困人员救出的那一刻,心里有很大的成就感。”

火场上出生入死的是他们,处置危化品泄漏的是他们,坍塌、爆炸乃至地震灾害中担任抢险主力的是他们,潜入水下打捞溺水人员的是他们,抢救车祸被困人员的是他们,洪水激流中涉水救人的是他们,钻进下水道营救吸入有害气体工人的还是他们……

还有,压面机、绞肉机“咬”了手需要他们,戒指摘不下来需要他们,猫趴在树上不下来需要他们,电梯打不开需要他们,孩子夹在旋转门里需要他们,即便摘个马蜂窝、取个钥匙这样的小事,很多群众第一时间会想到谁?毫无疑问,还是消防部队。

成长中,得到与失去并存

“当兵4年,家里人也曾无数次的叫我复原回家。我明白,家人是担心消防的工作太危险, 我也知道这几年我几乎没有回过家。”

选择留下来,屈云举直言看重消防工作的单纯。两个月前,他回到家乡,参与聚会时他发现和之前的朋友有点难以沟通。他跟朋友们聊起工作,对方不关心,朋友们忙着“娶妻、找钱、讨好领导”。“我们互相不认可对方的生活状态,他们习惯于社会化的生存方式,而我更喜欢军营的生存状态。”

“一起出生入死,大家互相信任配合和支持不说,就算是小到战友的一个动作,都会感动到你。”屈云举说他总是记得每次灭火后,疲惫的自己在走出现场时怎样被战友扶了一把,或者是接过战友主动递过来的毛巾和矿泉水,“心里暖死了。”

不出警的时候,屈云举和战士们每天6点20起床,10分钟洗漱完毕,开始一个小时的早操时间,之后便开始一天满满的训练。

“我们的训练很多,也很扎实。”想起当初刚进部队时柔柔弱弱的自己,屈云举不禁亮起了自己的肌肉,“看我现在多结实!”

虽然只有短短4年的部队生活,但是屈云举说,他会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当消防员很危险,但是没什么能替代它带来的成就感和骄傲。”

技术支持:白银万维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