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寻访会宁梁家河村的红色印记
寻访会宁梁家河村的红色印记
发表日期:2018/7/23 16:59:16 来源: 华夏文明导报白银周刊  阅读次数:473

梁家河全景.jpg

相对于红色革命以及相关的红色文化旅游的大叙事来说,会宁县党家岘乡梁家河村的此次寻访显得细微却又不失好奇。细微是因为这里的点滴彰显了党岘乡的红色历史底蕴,好奇是因为一个不起眼的村子竟然为三军胜利会师开辟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通道。

当党家岘乡“五七农场”走入社会公众视野的时候,梁家河村的红色故事似一颗耀眼的明珠在新时代的党岘天空开始绽放。七月中旬,对于寻访梁家河的红色故事,没有人比“五七农场”的董事长董军更激动。作为土生土长的党岘人,也作为一直从事红色演绎事业的他来说,凡是与红色历史文化有关的东西,他近乎痴迷。

在《白银周刊》与众多媒体记者寻访的当天,董军已经对梁家河村的红色故事做过一番考究。他认为,梁家河村在红色故事方面值得探索,要通过更详细地寻访和考察,把梁家河村的红色故事与“五七农场”的红色教育连接成一个有时代特色的“红色旅游线路”或者“红色文化旅游的精品点”。

那么,梁家河村的故事究竟钩沉了怎样的红色记忆?

五七农场全景.jpg

从“老腊”的故事说起


梁家河村的支书高增亮讲到了两个关键点:红军“老腊”是他的舅爷,舅舅和舅母就是梁庆亭和雷玉珍。在梁家河的城门上曾经写着“红军万岁”四个字。这四个字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被一名叫孙良佐的私塾先生所保护。他用红色颜料进行描红,以至于保存不被风雨冲刷掉。

通过采访梳理,这个落脚点放在了一位在1992年去世的老红军身上,他的名字叫腊元海,当地老百姓把他叫“老腊”。他是陕西汉中人,个头中等,身体消瘦,精神矍铄。

梁贤钧的父亲是“老腊”的养子,据他讲:“我爷爷是从静宁县大胡岔村过来的,他的记忆中只记得他们的连长姓杨,至于部队番号记不清了。曾经参加过腊子口战役。”

1936年,红军“老腊”因负伤没有跟上部队继续前进,后在梁家河村留了下来并入赘到当地梁家。后育有一女叫腊玉英,现在平凉长期居住。据她讲:“父亲兄弟一个,爬过雪山,走过草地,还吃过皮带。”

“老腊”入赘到梁家河村时,与当地梁庆亭、雷玉珍夫妇住在同一个院子里。雷玉珍把“老腊”叫四爸。见到记者采访关于老红军的故事,雷玉珍很热情地迎了上来:“那时候啊,我们都叫他‘老共产’。”

今年80岁的梁庆亭老人被当地老百姓尊为“先生”,是一位乡贤,文化人。因为他听力不好,记者一行与他的交流只能通过纸和笔来进行。

“五七农场”董事长董军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关键问题:“老腊”何时来的梁家河?关于他的故事有哪些?城门上“红军万岁”和孙良佐先生有着怎样的情结渊源……

寻访1.jpg

梁庆亭回忆说:“民国25年(1936年)来的,但是关于其他的更细的故事知道的不多。孙良佐先生是我的老师,我们方圆百里很多人都是他的学生。老师教书很严厉,很有原则。他写的出一手好字,学问很深厚。”

说起孙良佐先生,梁庆亭的儿子说:“我们家还有他的字画,因为年代很久了。我们都准备扔了……”为了满足我们寻访的好奇心,他拿出了一些准备“扔掉”的字画,其中就有孙良佐先生的亲笔书法。其书写的是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独立寒秋,湘江北去,看橘子洲头……梁庆亭说:“老师的字写的很有功力……”

据了解,当时,孙良佐先生是国名党员。在当时能够描红保存“红军万岁”,能够书写毛泽东诗词,说明红色革命对他的影响是很深的。很多老百姓说,他是一位深明大义的先生。

走访.jpg

梁家河城楼的信仰印记


梁家河村的街道设计大致是按中轴线设计的,两边整齐的民房衬托出了这里庄严的乡土文化。大约500米的街道被两大屏障护卫:一个是方神庙,一个是城楼。不过城楼被改造成了舞台。不论改造与否,在这两大屏障的护卫下,这里显得庄重,是一个极具历史文化底蕴的村子。

上世纪70年代,经过风雨的涤荡,城楼坍塌,曾经刻在城门上的“红军万岁”四个大字荡然无存。但其红色基因被传承了下来。今年65岁的梁殿祥先生凭借记忆用素描的方式再现了当年城楼的伟岸,也再现了 “红军万岁”在城门之上的威严。

梁殿祥先生是当地有名的匠人。他认为,有些历史的资料应该保存下来,这是一个地方的共同记忆。手绘梁家河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是他的追求。

古城墙.jpg

梁家河村过去是一座城,有上城门和下城门,一面靠山,一面临河,地理位置优越。同治年间回乱时,梁家河城被攻破。至于后来梁家河城筑于何年何代,没有详细地史料记载。

站在城楼遗址,仅留存的墙体虽然斑驳,但依然巍峨厚重,坍塌的一边紧挨着如今的戏楼舞台。

历史与现在的碰撞,折射着一种历史的必然。

梁家河舞台.jpg

历史深处,毛泽东夜宿梁家河


红军经过党岘乡,在这片红色乡土演绎着动人的红色故事。

杨镇勇先生是梁家河村的文人,平时好钻研历史,在他的考证研究上,第一次探访梁家河的董军、常琦彪等人就对毛主席夜宿梁家河做过相关考证。

常琦彪根据他了解到的史料说,当然也有人质疑毛主席没来过会宁,针对质疑,7月6日他又在自己的媒体平台上发布了《揭秘: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长征到会宁》,公布了甘肃省红色文化首席专家、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伏晓春撰写的《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长征到会宁——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长征过会宁史实考证》的文章,进行了权威解答。

1935年10月2日,陕甘支队从通渭出发,分三路向静宁、会宁一带转移。据随中央纵队行动、长征时称“五老”之一的林伯渠长征日记记载:10月2日晚,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夜宿党家岘乡的梁家河,10月3日,中央直属机关凌晨5时半出发,行60里夜宿宋家山乡村,后经青江驿到达界石铺。

房体.jpg

10月3日,彭德怀、毛泽东在给林彪、聂荣臻的电报这样讲:“我们及中央机关15时许到达界石铺宿营,三纵队在来路一带;此间有电话线三条,林聂应将下面的一条接起与我们通话,通敌方之所有电线一律剪断,以防窃听。”

10月4日,陕甘支队二纵队在西兰公路王家店伏击,截获由西安向兰州运送物资的国民党军10多辆汽车,缴获大批军用物资。这一时段,西兰公路华家岭、党家岘数十里的地段被红军部队控制。

党家岘乡的梁家河村留下了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刘少奇、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光辉战斗的足迹。当时,毛主席就夜宿在梁家河城门下的梁家堡子里。

第二年,也就是1936年10月,红二、四方面军也经过梁家河,在这块土地上留下光辉足迹。

梁家河村与杨崖集镇的陇西川村、太平店镇的大山顶村、青江驿村都是红一、二、四方面军经过的重要村庄。

五七农场1.jpg

以“五七农场”为点,在众多考证者和寻访者的努力下,党家岘乡的红色历史文化是值得挖掘的。红色文化的缔造也关系到一个地方的发展,不论如何,在一批忠于信念,忠于信仰的红色文化使者的推动下,这片热土必将迎来烈烈红旗,持续奏响发展的号角。

技术支持:白银万维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