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父 亲
父 亲
发表日期:2018/6/7 17:22:50 来源: 华夏文明导报白银周刊  阅读次数:549

QQ图片20180607172352.png

天还没亮,四周一片漆黑,西北风仍呼呼的刮着。父亲推开门走了出去。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听着他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不知不觉又进入了梦乡。多少年来,无论天气怎样变化,父亲每天都要去上班,这样的情形,从来都没有间断过。

父亲兄弟五个,他排行老二。在那个积贫积弱的年代里,由于粮食连年欠收。青黄不接的时候,村子里很多人都背井离乡的去讨生活了,父亲没有跟着去。后来,远处的一个矿区招娉工人,村支书推荐了父亲。

父亲高高的个头,稚嫩的脸上,一双双眼睛炯炯有神。招工的干部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赞许。黄昏时分,一辆敞篷车拉着父亲和另外几个年轻人,驶向了村子之外的地方。

我记事的时候,已经快包产到户了。那时我还很小,母亲一个人,起早贪黑的操持着家里的一切。好不容易盼到分产到户,分了几亩地。在几个伯伯们的帮助下,种上庄稼,总算有了收成。

那一年,麦子成熟的时候,父亲从他工作的地方回到了村子里,帮着母亲一起收割庄稼。也从那以后,每到夏天,当麦子成熟了的时候,我就天天守在村口,期盼着父亲早些回来。等到父亲的身影出现在村口,我就飞一样的跑向他。他弯下腰张开双手,等我跑近了,就一把将我高高的举起……

巍峨的群山连绵千里,一条大河从金色的麦田中间奔流而过。明媚的阳光下,父亲戴着草帽,挥动着镰刀,一排排黄澄澄的麦子倒在了地上。父亲擦着汗,母亲端来了茶水,我低着头,捡拾着地上的麦穗……那一刻,这些美丽的情景,成了我这一生最珍贵的记忆。

麦子收完之后,紧接着就要打碾晾晒。太阳像个火盆似的高高的悬挂在天上,知了在树荫里叫着。山村里,家家户户都忙着碾麦子,拖拉机带着石碾子吱吱的跑着。碾完麦秸一层层的堆积起来,像一个圆圆的大蘑菇,耸立在每家每户的场院里。晾晒好的麦子,要放到屋子里储存起来。场院到屋子里有一段很长的距离,父亲背着装满麦子的麻袋,一趟又一趟的来回跑着,汗水渗满了衬衫……

后来,政策好了。矿区允许职工们,把自己子女的户籍迁到矿区,让他们在那里上学就业。考虑到母亲拉扯着我们几个,很不容易,父亲也把我们的户籍迁到了他工作的地方。

那年夏天,父亲没有回到村子里。在亲戚们帮住下,收割完了最后一茬麦子。母亲就带着我和哥哥、妹妹,离开了家乡去寻找父亲。

汽车一路颠簸着,终于在天黑的时候,把我们送到了一个大山沟里。我模模糊糊的看见,不远处,几个硕大的水泥筒子在黑暗中矗立着,里面传来一阵一阵隆隆的声响。黑漆漆的山丘上,灯火时隐时现。马路上挤满了行人,自行车的铃声此起彼伏。在一个十字路口,汽车终于停下了。我看见父亲站在路旁,穿着白色的衬衣,看见我们,他大声的呼唤着……

接过行李,父亲把我们领进了一座破旧的楼房里,里面放着几件简单的家具。我和母亲环顾着四周。父亲有些局促不安,他说这套房子是单位临时腾出来的,只有带家属的职工才能分到……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他总能像变戏法一样,能给我们想要的一切,可今天却父亲却显得这么难堪。

到了新的地方,也开始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每天我照常上学放学。父亲也照常上班,母亲仍然操劳着家里的一切。几年之后,我渐渐的长大了,我由小学升到中学,可是学习成绩一直很不理想。父亲很着急,就语重心长的和我谈心。但面对我一次次糟糕的考试成绩,父亲终于失去了耐心,开始对我大发雷霆。当时的我非常叛逆,经常和父亲发生争执,最后闹得水火不相容。我急切的想逃离这个家,逃离父亲威严的目光。最后,在一次和父亲争吵之后,我离家出走了。

我跑到不远处的一座山后面,躺在枯草堆上,看着蓝天白云,听着蛐蛐在草丛里鸣叫着。我想象着父亲,找不到我而急切的样子,心里得意极了。最后天黑了,路上没了一个行人,远处的灯火一盏一盏的灭了。黑暗里,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草堆上,肚子饿的咕咕叫。头顶的一只鸟雀飞过的时候,忽然冲着我尖叫了一声,吓得我一下子瘫在了地上。我忽然想起了父亲,想起了母亲热腾腾的饭菜,我害怕极了,我想回家了。在山上的羊肠小道摸索着,我一路狂奔,黑夜里看不清路,我跌倒了几次,摔破了裤子。我哭了,我第一次知道,家对我有多么的重要。父亲在哪里,哪里就是我和母亲的家。

当我跑回家,站在了门口。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父亲,他会不会揍我一顿……正当我忐忑不安的时候,门开了,透出了一道明亮灯光,紧接着我看见了父亲,他把我让了进去。母亲含着眼泪,给我端来了饭菜,我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父亲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那一夜,家里格外的安静。半夜里,我听见了父亲一声长长的叹息。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也和父亲一样成了一名矿工。当我第一次坐上人车,来到井下几百米的地方。昏暗的矿井里,一排排综采支架整齐的排列在煤层里,采煤机呼啸而过,割下了成吨煤块。刮板机轰隆隆的响着,把黑色的煤块运送到了皮带机上,然后再由皮带机转运到地面的煤仓里。整个过程中,由于煤块的跌落和滚动,巷道里到处都是煤尘。工人们的身上、脸上黑乎乎的一片。看到这样的情景,我惊呆了,原来这就是父亲一直工作的地方。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他没有说话,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张发黄的老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荒凉的戈壁滩,几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在帐篷前相拥而立。父亲说,这就是当初他们来到这里的情景。照片里,父亲穿着厚厚的棉衣,一脸的稚气……看完照片,我沉默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父亲面前,提过此类话题。

我和父亲之间,本来就有深深的隔阂,平时就少言寡语。尤其在我成家以后,我把家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从那以后,我和父亲见面的次数就更少了。

后来,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也许,是上天故意要惩罚我曾经的叛逆,小家伙从呱呱坠地的那天起,就一直感冒发烧或者闹肚子,折腾的我焦头烂额。这时,我想起了父亲,才知道他有多么的不容易。

几年后的一个夏天,当我下班之后,母亲打来电话说父亲病倒了,已经送到了医院,我赶紧坐上车去看望父亲。

当我走进病房的时候,我看见父亲躺在病床上,眼睛紧闭着,嘴里插着氧气。哥哥坐在床边,一脸的愁云。父亲平时很威严,我甚至很少敢正眼看他。而此时此刻,我仔细地望着父亲,我才发现,父亲头发都已经花白了……我心里忽然难过极了,一腔泪水崩涌而出。那些曾经阻挡在我和父亲之间的冰山,一刹那间倒塌了,消融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父亲出院了。但脑部的疾病导致他的手脚麻木,走路一跛一瘸的,让人十分心疼。我曾经对父亲开玩笑说,你当年揍我的那个威风劲跑哪里去了,我真想让你再揍我一顿……父亲笑着对我说,你都长大了,我打不动你了!那一瞬间,我也笑了,却笑出了眼泪。

休息的时候,我就带着妻子和孩子去看望父亲。父亲还是那么乐观,说他要好好的保养身体,争取不要给我们增加负担。

最近一次见到父亲是在母亲节。我去看望父亲母亲,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结果,父亲不在家。当我驱车离开的时候,我看见父亲在林荫道上散步,他戴着白色遮阳帽,金色的阳光透过树梢,洒在父亲的白衬衫上。刹那间,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在麦田里,挥动着镰刀的父亲。那个大山一样的男人,曾经为我撑起了整个世界,他就是我心中的英雄。他就像一把伞,高高的为我撑起,让我在伞下无忧无虑的成长。而如今,这把伞已经破旧了,不能再为我挡风遮雨……我心中五味杂陈,世间所有的心酸都涌上了心头。父亲,哦,亲爱的父亲,那就让我做你的伞吧,让我为你撑起一片晴天,从此你不会再孤寂,再害怕,让你安享晚年吧!

我在路边把车停下,向父亲打着招呼。父亲微笑着向我挥手,示意着让我走。车子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温暖的阳光照进车窗里,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儿子……。

技术支持:白银万维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