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耄耋魏广智一位能悟出纸上“芭蕾”美的
耄耋魏广智一位能悟出纸上“芭蕾”美的人
发表日期:2018/4/3 17:15:04 来源: 华夏文明导报白银周刊  阅读次数:687

IMG_9692.jpg

80岁高龄,还能骑着车子去几公里外靖远县城的魏广智老人更加注重体悟书法内涵,当然还有他的画……


60年书法磨砺,30载国画耕耘。他说现在才觉得有资格去谈谈自己对书画的体悟和认识。

他说,30年学一个好画家,但60年未必能成为一名书法家。透过他墨黑色的老花镜记者能感觉到其眼神的锋利以及内心的刚毅。不错,他用“芭蕾艺术”映照书法和绘画。芭蕾的柔韧和平衡以及所表现的美学正是书法应该体现的。但书法这个包罗万象的艺术也体现着芭蕾的美。


初春,坐落在白银靖远大坝村的这座庭院显几许温馨,正如魏老经常写的四个字“室雅兰香”一样洋溢着乡村四合院的美。


八尺桌台,一席毡布,一壶老酒,一包香烟,一筒毛笔,一卷宣纸,一副砚台于方寸间昭示万千乾坤。他喜欢自家中堂上的一副对联:远山无墨千古画,流水似琴万古传。这副对联的落款是魏广智。他说,书蕴妙处皆合道,画藏玄机不离禅。


魏老家族是书香门第,而今,他父亲的孙子辈有5个博士。上世纪文革期间因为家族“成分”问题,家里兄弟姊妹多有蒙尘。但后以自身努力均获得可喜成就。他12岁就学会了算盘,18岁时候就能双手珠算,农业社时期还当过会计。他自己承认,他是一个在乡村社会比较“复合型的人才”,建筑、土木都是自己的长项。早年为家庭生计在建筑上做过几年“匠人”,也领导过较大规模的工程队,但改革开放之后家里生活逐渐好转,进而转型书画艺术。


些许琐碎的生活遭遇能从另一个侧面认识魏老一生经历的点和面。而书法却真正占据了他生命的大部分时光。写了60年字,如今他在接受采访时偶尔表现着一种“失落”和“不解”。


如今耄耋之年的魏老说,他才跨进了书法世界的第一步。他驾着书法之舟,徜徉于书法的海洋。现在看来,原来很长时期的“练字”都是横冲直撞,找不到书法的“法度”。


何为书法之“法度”?


魏老说,撇开书法的基本法则不谈,这里说的法度就是“无为”和“随心”。写字时候,你并不会真正感觉到你在写字。而是和文字对话,和自然对话。所以,这个年龄的时候,才会知道书法其实很深的。有儒、有道、有佛……在经过60年的磨练之后,也会发现一个真正的书法家对于什么头衔之类的荣誉不怎么在乎了。你会开始写自己的内心,写一种能让人安静和思考的“书法”。法度皆合道,法度亦禅矣。


魏老不怎么对书法作品参赛进行过多的评析。他性格果敢刚毅但张弛有度。他认为历史上最能称得上书法家的有三个:王羲之、颜真卿和毛泽东。他还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写了一句话:毛泽东书法雄称千古,右军神韵辉映九州。


年轻时候,中国的江南是他驰骋的书法疆场。那些年,他结交了很多生命里的贵人。曾经有行内人士就说:“江南有才子唐伯虎,西北第一书法家魏广智。”还有“西北书法界的金子”等等。但如今魏老说起这些时候都付之一笑,他感觉书法终归静,归于心。


采访中,魏老对《道德经》《心经》《朱子家训》以及很多诗词都背诵如流。他自己承认记忆力很好,关于书法的文字胸中藏有3万颗。


中国文字的点画、结构和形体变化微妙,形态不一,意趣迥异。通过点画线条的强弱、浓淡、粗细等丰富变化,以书写的内容和思想感情的起伏变化,以字形字距和行间的分布,构成优美的章法布局,有的似玉龙琢雕,有的似奇峰突起,有的俊秀俏丽,有的气势豪放,这些使书写文字带上了强烈的艺术色彩。


从粗犷的黄土高原到秀丽氤氲的江南,魏老说他边走边看,不断学习和借鉴,现在能写100多种字体。当然现在很多字体可以称为“魏体”。他拿出了自己的书法珍藏本,里面夹藏的“寿”字和“福”字的写法就是100种。


明显,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对于具有创新的“魏体”还是很自豪的。他用指头指着相关字体说,这是根据八卦演绎来的,这是糅合楷、碑体的,这是从甲骨文演变来的……


“所以,我说芭蕾为什么能够成为经典,就是因为其表达的美学超越或保持着一种状态。当然,芭蕾艺术也要有创新,要与时俱进。书法也一样的,写字光不能盯着利益,还应该化为一种社会文艺的价值。”


书法是一门学问,一种艺术。其美感来源于大自然,来源于生活,来源于社会实践,与其他事物有着密切的互为表里联系。

魏老认为,胸中有书,下笔不俗。学习书法,要对文学、哲学、美学、历史等知识要有较广泛的涉猎和研究。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深厚文化底蕴的人能写出劲道的书法,这个几乎不可能。


每天的凌晨4点到6点是魏老读书的时间,他自称为“看古人的东西”;6点到8点是练字的时间,他称为“读帖”。魏老说,只有几十年如一日的决心和追求才能对得起“书法”二字。否则书法的高山可不好攀登!


在谈及魏老接下来的理想时,他说:“我已经是高龄老人了,但我想在两年之内整理出版一本书画册,也算是对自己毕生追求的一个总结。”


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魏广智,他用“一辈子”的“书画信念”登攀并攻克着中国最具文化内涵的中国汉字。他孺子牛般执着的精神不需要过多的表达,但能把一生奉献给心爱的事业值得我们敬畏。


记者背起照相机与魏老作别,他戴着圆边帽和墨镜站在庭院门口挥手再见。顿时,他的普通与高深又好似化为一座山……翰墨时光穿越了世纪,颗颗汉字化为“魏体”神韵。这是一位能悟出纸上“芭蕾”美的老书画家,让人肃然起敬,不忍辞别。


他说:“人因德立世,德因文传世。”

技术支持:白银万维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