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营长弟弟28年前成植物人,家人悉心照顾
营长弟弟28年前成植物人,家人悉心照顾至今
发表日期:2017/9/13 10:06:32 来源: 华夏文明导报白银周刊  阅读次数:1315


亲情,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的,因为每个人,都渴望被亲人关心与疼爱。无论生活带给我们什么样的苦难,“家”才是我们唯一的避风港湾,而亲人就是我们永恒的精神支柱。




28年前的一天,正值风华正茂的30岁会宁籍军官赵启霞,因为一场意外成了植物人,姐姐赵启梅和姐夫张明石成了他的依靠。近日,记者来到白银市康复医院,听赵启梅讲述这浓浓的“姐弟情”。

4年医院当成家

整洁的病房里,赵启梅和老伴张明石正在给躺在病床上的赵启霞喂饭。用筷子压住舌头,然后用汤匙再喂到赵启霞嘴里;喝水则需要用小勺子一点点喂到嘴里,否则会流的身上到处都是。

白色的床铺没有一丝的污物,房间里也没有医院浓重的消毒水味,夫妇俩将这间冷冰冰的病房打扫得像家一样温馨。

今年63岁的赵启梅是会宁人,他的老伴张明石和她同龄,是靖远箬笠人。为了照顾植物人弟弟,夫妇俩已经在这个病房里呆了整整4年了,而远在靖远老家的房子因年久失修近乎倒塌,田地也已荒芜。病房里只有一张空床,能睡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只好打地铺。

28年前,刚刚30岁的赵启霞已经是部队一名正营级干部,年轻有为,家庭美满幸福。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他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方向。高位截瘫,小脑萎缩,记忆力减退……一切来的那么突然,来的那么毫无征兆。不久后,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已经成为植物人的赵启霞。

赵启霞成为植物人后,一直由哥哥赵启芳照顾,现在哥哥年纪大了,已经没有能力再照顾他,赵启梅夫妇俩便主动找哥哥商谈,他们夫妇俩平日也没事可干,照顾弟弟是最合适的人选。于是,在爱心的接力下,4年前赵启霞就由他们夫妇俩悉心照顾。“平时,我只能在医院附近转悠一会,散散心,因为隔两个多小时就得给他翻一次身,所以不敢走远。”张明石对记者说。“前几天一位姐姐去世了,我奔丧完赶紧就回来了,生怕老伴一个人照顾不了他,也怕他有个意外。”

张明石对着老伴赵启梅,满眼都是心疼。正在这时,赵启梅一个趔趄,赶紧靠在了墙上,由于长期照顾弟弟,一向身子骨柔弱的她早已患上了腰肌劳损。记者看到这一幕,赶紧扶老人坐下休息。

从未零点前睡过觉

赵启霞的病情也并非从一开始就这么稳定,最初诊断他的生命期限很短,但家人不放弃治疗。在赵启梅夫妇俩的悉心照料下,赵启霞的生命一直在延续,但中间也曾多次被宣布死亡,又多次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

张明石说,他每天的生活就是给小舅子翻身,按摩,喂饭,翻身……小舅子每顿饭都要喂两个小时才能吃完,按摩、翻身也要每两个小时一回,就连晚上睡觉也要两个小时一起夜。张明石说,他根本不需要闹钟,4年来已经养成了两个小时一醒的习惯,到时间自然醒。

“这几天天凉,三个小时就得给翻一次身体,天气热的时候就得两个小时翻一次身,不然身体会容易长褥疮”,张明石边按摩着赵启霞的胳膊,边对记者说。“他吃得很慢,喂一口,半天才能咽下去。”赵启霞没有饥饱的意识,你喂他就吃,他们老两口也不敢喂太多,只好慢慢地一点点地喂。喂一会,给他按摩按摩,然后接着喂饭,等到把他喂饱,然后就又要给他翻身了。

以前赵启霞想大便的时候,自己还会知道用点劲,现在由于经常打针的缘故,他自己一点劲也不使了,每天上午张明石都要戴着一次性手套用手指头给赵启霞一点点将大便抠出来。“这几年来,我们老两口零点前从来都没有睡过觉,差不多都得等到凌晨一两点。也是多亏了他,不然我的弟弟就要遭罪了。”这时,赵启梅老人眼圈红红的。

我们在一天就照顾他一天

张明石听医生介绍说,植物人有14%会苏醒,有的是突然清醒,有的是逐渐苏醒。现在他们老两口一直都在努力,想成为14%中的一员。

“现在,我一分钟都舍不得离开他,每天我最乐意干的事就是和他说话,他很会看眼色,我要是拉着脸,赵启霞就会猜到我可能生气了,他就会一直对我笑”,他现在就跟小孩子一模一样,张明石边按摩着赵启霞,边笑着对记者说。  

今年8月1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张明石拿着手机看视频直播,怎么也没想到,平时连喂饭都不知道张嘴的赵启霞,眼睛竟然也盯着屏幕。他又惊又喜,赶紧把手机拿到赵启霞跟前,只见赵启霞激动的两眼放光,并努力地抬着头,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更加坚定了张明石夫妇照顾弟弟的信心。

张明石家其实还有几亩地,因为老两口照顾赵启霞无法劳动,一直都是租让给别人种着,“现在,我们村里人宁愿出去打工也不愿意在家种地,所以都没人租了。没人租我们也没法种,就只好荒在那里。草都比人高了。”张明石说。

“我也十分感谢家里的亲人们。”张明石回忆说,赵启霞刚住进康复医院的那段时间,每十分钟就需要给他翻一次身,他们老两口虽然都在医院里陪着,但根本忙不过来,多亏了家里的叔伯兄弟,轮流着去医院帮忙照顾。“他们有的有自己的工作,有的要照顾家里老小,但是不管跟谁张口,他们都会去帮忙。”说到自己现在年龄大了,由于照顾小舅子身体状况也大不如之前的情况下,张明石说,他们老两口从来不敢想以后的事儿,“活一天就得照顾他一天。”谈起以后,赵启梅不住地拭着眼角的泪,赵启霞不时嗯嗯叫着,张明石则一会给他按摩下胸口、一会给他揉揉手。

照顾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植物人,不但需要爱心,更需要耐心,张明石说:“这几年来,我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也从未给老伴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我对她感到很愧疚,儿子儿媳也很理解我们老两口做的事,现在只要看到赵启霞的笑脸,这就是对我最大的欣慰。

几年如一日,张明石和赵启梅夫妇一直用爱心与恒心,续写着这段浓浓的亲情……

赵启梅说,他们夫妇俩照顾弟弟的事被白银公益的志愿者们知道后,这些爱心人士只要有空闲时间就来看望他们,给他们送来各种物品,他们十分感谢志愿者们的关爱。“除了说谢谢,都不知道怎么表达了。”张明石说,他会更好地照顾弟弟,盼望病情尽快好转。


技术支持:白银万维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