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韦编三绝
韦编三绝
发表日期:2017/7/19 10:40:46 来源: 华夏文明导报白银周刊  阅读次数:1003

孔子少年时勤奋好学,17岁便因知识渊博而闻名鲁国。到了晚年,孔子喜欢阅读《易经》,但因其意义难懂,他一遍看不懂,就再再翻阅、反复学习,直至弄通为止。春秋时的书,主要是以竹子为材料制造的,把竹子破成一根根竹签,称为竹“简”,用火烘干后在上面写字。竹简有一定的长度和宽度,一根竹简只能写一行字,多则几十个,少则八九个。一部书要用许多竹简,这些竹简必须用牢固的绳子之类的东西编连起来才能阅读。像《易》这样的书,当然是由许许多多竹简编连起来的,因此有相当的重量。孔子花了很大的精力,把《易》全部读了一遍,基本上了解了它的内容。不久又读第二遍,掌握了它的基本要点。接着,他又读第三遍,对其中的精神、实质有了透彻的理解。在这以后,为了深入研究这部书,又为了给弟子讲解,他不知翻阅了多少遍。这样读来读去,把串连竹简的牛皮带子也给磨断了几次,不得不多次换上新的再使用。最后,孔子把对《易经》的研究心得,写成了十篇文章,取名《十翼》。后人将《十翼》附在《易经》后面,作为《易经》的补充。即使读到了这样的地步,孔子还谦虚他说:“假如让我多活几年,我就可以完全掌握《易》的文与质了。”

智慧小语:

孔子有一句名言:“学之不如好之,好之不如乐之。”意思是说:学习一样东西不如喜欢它,喜欢它不如感到学习它有乐趣。正因为孔子能够这样勤奋读书、刻苦专心,才能成为一代圣人。

做人四忌 :好为人师 眼高手低 趋炎附势 得意忘形

好为人师

孟子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人的毛病在于喜欢做别人的老师。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没有人喜欢被别人说教。

“好为人师”的人,让人不舒服的地方往往在于,不懂装懂,反复地说教,或者是习惯于将自己的看法观点强加于人。

好为人师可能是人的一种本性。每个人都愿意在他人面前表现自己的了不起,显得比别人强,从而获得自己的虚荣与满足。

而好为人师,喜欢教育别人,指导别人,在自觉与不自觉之中已经包含了我比你强的自以为是。

《周易》:“言行,君子之枢机也。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

言行是君子立身行事的关键。一个人一生的荣辱、成败,取决于他平时的言行。

“好为人师”的人,意在求荣,实际上结果往往是取辱;意在显示聪明,实际上却是愚蠢,所以孟子才说它是“人之患”。此中智慧,值得深思。

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我们所看到、所经历的,只不过是我们头顶上那一点天空。

少一些对别人的指手画脚,也就少了一些让别人的厌烦。

眼高手低

谚语说:“自以为大材小用,往往是眼高手低。”

现实生活中,眼高手低的人不在少数,他们不屑于做一些小事情,总想着自己要去做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其实,不能做小事的人是不可能做成大事的。

东汉时期有一个人叫陈蕃,少年时就发奋读书,胸怀大志,以天下为己任。

一天,他父亲的一位老朋友薛勤来他家,见他的房间内垃圾满地,污脏不堪,就对他说:“你怎么不打扫一下屋子,以招待宾客呢?”

陈蕃回答:“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收拾一间屋子不值得!”

薛勤当即反问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陈蕃听了无言以对,觉得很有道理。从此,他开始注意从身边小事做起,最终成为一代名臣。

“纸上谈兵”很多人都会,就说说而已,谁还不会说上一两句好听的话,抒发几句豪言壮志啊。

眼高手低的人往往都比较浮躁,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总觉得自己才华横溢,只是遇不到慧眼识珠的伯乐!

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怀才不遇这种事的,一个人之所以郁郁不得志,一定是因为他的才华还支撑不起他的梦想!

当你的才华支撑不起梦想时,千万不要眼高手低!

做好手头每一件看似简单又普通的工作,才能在不断的学习与进步中,让才华逐渐支撑起自己的梦想!

趋炎附势

《朱子治家格言》:“见富贵而生谄容者,最可耻;遇贫穷而作骄态者,贱莫甚。”

意思是见到有钱有势的人就去巴结奉承,是最可耻的;见到贫穷无势的人就做出骄纵傲慢的样子,没有比这更卑贱的了。

生活中我们总会遇到很多趋炎附势的人,他们与人交往时最看重的不是一个人的人品和德行,而是财富地位,是名片上的那个头衔身份。

这种人每天带着不同的面具,见到不同身份地位的人就换上相应的面具,一天之中可以不断地变脸,忽阴忽晴。有时候他们是令人气愤的,有时候也是令人悲悯的。

这些“见人下菜”的人不可深交,因为当你得势时,他们会对你笑语盈盈,把你高高捧起,处处逢迎;而当你失势时,他们的白眼比谁的白眼都冷,他们的冷漠比谁的冷漠都深,甚至会落井下石。

西汉有个官吏翟公,文帝时被委任为廷尉,每天总是宾客盈门,求官的、办事的络绎不绝。

后来被贬,闲居家中,再无宾客过访,门可罗雀。

最终又复官,再为廷尉,宾客又是盈门不绝。

翟公为此感慨不已,于是在在大门张贴告示说:“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

趋炎附势是最常见的世态人情,所谓“世态有冷暖,人面逐高低”,在人生的高峰和低谷,是一种每个人都会遭遇到的正常现象,应该坦然面对,更要快乐地掌控自己!

得意忘形

古人常说:“不要得意忘形,小心乐极生悲。”

物极必反,到了一定的极限,事物就会出现反复。

任何的浪骸放形,都是把自己推到极限,会把眼前毁掉,走向衰败;一时的顺风顺水,也不能代表永远占上风、居上游。

《三国演义》中,关羽水淹七军,擒拿曹军名将于禁、庞德,一时间名震天下,不免有些得意忘形,结果导致大意失荆州,最终丢了性命。

俗话说:“天不言自高,地不言自厚,以万物为参照,可洞观一己之不足。”

意思是天地虽然没有自己说自己如何高如何厚,可是人们都看得见天地的高旷宽广,养育万物生灵——真正有学识、有涵养的人是不会得意忘形地到处炫耀自己的。

一个人炫耀什么,说明内心缺少什么。所以一个真正内心强大的人,并不是一个大张旗鼓的人,而是谦卑、低调的人。

那些急切地想掩饰什么的人,急迫地想夸耀什么,急躁地想篡取什么,高声叫嚷的,是内心虚弱的人。

古人云:“傲不可长,欲不可纵,乐不可极,志不可满。”

月盈则亏,满则招损,春风得意之时,不要留下得意忘形之态!

王阳明:读书的五重境界

明代著名思想家王阳明一生坎坷,历经磨难。他崇德尚义,文韬武略,成就卓著,尤其是他创立的“心学”体系,在明以后思想界占有重要地位,影响深远。

出身教育世家、状元名门的王阳明,在祖父王伦、父亲王华的教育影响下,28岁起随父同朝为官。

后因直谏宦官刘瑾之害被贬谪贵州龙场,历经“百死千难”之后,终于悟得“良知”学说,并开启了他平定西南的戎马一生。

讨江西宁王之叛,平闽赣两广民寇之乱,次次都是临危受命,屡建奇功,用兵之神,无人能出其右。

王阳明与儒学创始人孔子、儒学集大成者孟子、理学集大成者朱熹,并称为“孔孟朱王”。其学术流传至今,堪称学界巨擘、“百世之师”。清代名士王士祯称赞王阳明“立德、立功、立言,皆居绝顶”,为“明第一流人物”。

王阳明把“勤读书”放在了第一位。

他在给弟子的一封家信中还专门提到:“像侄子正思这样的孩子从小无拘无束惯了,现在已经到了读书年龄,你们切不可予以放纵啊。”

后来,当他获悉正思学业大有长进后竟然兴奋地夙夜未眠,当即又写了封信对其大加赞赏,认为王家书香之风继承有望了。

“读书学圣贤”是王阳明年少时立下的志向,他后来所说的“读书学道”,又叫“读书穷理”。

道是什么?理是什么?王阳明主张心学,在他看来,心即理,心即道,心的本体是至善,是良知。“至善是心之本体”,“夫心之本体,即天理也。天理之昭明灵觉,所谓良知也”。圣贤与常人的区别就在于圣贤悟到了良知并按良知行事。

因此,读书学道,就是通过读书悟到自己的良知。“如诵诗、读书、弹琴、习射之类,皆所以调习此心,使之熟于道也”。

第一重境界:读书的价值

王阳明小的时候曾一度痴迷于象棋,以至到了规劝不止、学不思进的地步,父亲(王华)感到他有点玩物丧志,有一次一怒之下将棋子扔进了河里。从此以后,勤读书、戒游戏、做良士、成圣贤便成为王阳明毕生的追求。

王阳明幼年读私塾,他有一天问老师:“何谓第一等事?”这话的意思其实就是问,人生的终极价值到底是什么?

他的老师吃了一惊,从来没有学生问过他这样的问题,他看了看王阳明,思考了一会,才做出他自认最完美的回答:“当然是读书做大官啊。”

王阳明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他看着老师说:“我认为不是这样。”

老师不自然地“哦”了一声:“怎么?你还有不同的看法?”

王阳明说:“我以为第一等事应是读书做圣贤。”

第二重境界:背诵经典,开启智慧

王阳明在一封家书中说道:“讽之读书者,非但开其知觉而已,亦所以沉潜反复而存其心,抑扬讽诵以宣其志也。凡此皆所以顺导其志意,调理其性情,潜消其鄙吝,默化其粗顽,日使之渐于礼义而不苦其难,入于中和而不知其故。”

王阳明告诉我们:我们自己背诵经典、教育孩子背诵经典,不仅是为了开启他们的智慧,也是借此使他们在反复思索中存养他们的本心,在抑扬顿挫的朗诵中弘扬他们的志向。

第三重境界:以无心之心读书

王阳明在《传习录》中说:如读书时,良知知得强记之心不是,即克去之;有欲速之心不是,即克去之;有夸多斗靡之心不是,即克去之:如此,亦只是终日与圣贤印对,是个纯乎天理之心。任他读书,亦只是调摄此心而已,何累之有?

意思是在读书的时候总是想着科考,怎么办?王阳明的回答是:只要良知真切,虽做举业,不为心累。总有累亦易觉,克之而已。

王阳明认为,只要悟到了良知,读书与科举并不相妨,读书时心也不会为科考所累。

第四重境界:养不动心,随机而动

《孟子》上记载,孟子自称“四十不动心”。王阳明也十分强调不动心的功夫:“孟子集义工夫,自是养得充满,并无馁歉;自是纵横自在,活泼泼地:此便是浩然之气。”

王阳明提出“此心不动,随机而动”的八字真言时,正值江西的宁王造反,而他作为当地的最高官员负责平叛。

当时,他的一个下属抱着一腔爱国热情想与宁王奋不顾身地作战时,王阳明问,兵法的要义是什么?这个下属答不上来,而王阳明随即讲了他的兵法要义,就是这八字真言。

第五重境界:发明本心

《传习录》上记载,一朋友问王阳明:“读书不记得如何?”

王阳明回答说:“只要晓得,如何要记得?要晓得已是落第二义了,只要明得自家本体。若徒要记得,便不晓得;若徒要晓得,便明不得自家的本体。”

王阳明说“晓得”是第一义,“记得”是第二义,二者有境界高下之分。

因为“记得”只是你记住了书中的话,“晓得”则是你从自心中发现了书中的那些道理,这就是读书以发明本心。

王阳明的回答是:“只要理解了就行,为什么非要记住?其实,理解已是次要的了,重要的是使自己的心的本体光明。如果只是求记住,就不能理解;如果只是求理解,就不能使自心的本体光明了。”

技术支持:白银万维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